_灵月_

APH JOJO
瞎写瞎画发发日常

发发最近jo的鱼,沉迷五部和波纹组

What is love,with little heart, crying crying all along

【仏英】百鬼夜行

空间Aph深夜六十分的题目,Dover的“百鬼夜行”

没头没尾胡写的故事,可能有后续(?







“我死在这里。”他开口。



这并不是会有人来的地方,偏僻、荒凉。小小的窗,木制的门。屋里的人抬起头。


十一点。


他起身,披上外套。今天是特别的,他得做点什么。从原地张望了几圈,最后还是叹口气拿上了衣帽架上落灰的礼帽。身后微小的声音叽叽喳喳:“去做什么?”

“接人。”他打开门,冷风便灌进他的衣领和袖口,月光洒到他发丝上。


他向前走。今晚的确是不平凡的一夜。若是往常,马路上早已没什么人,只剩醉汉和流浪者睡在马路边。对比而言当下热闹非凡。人群穿过马路和房屋,涌到他身边,再挤过去。只他一个往相反的方向。


拥挤中他看看月亮,再压下帽沿。还不是时候。有人撞了他的肩膀。“抱歉。”那人惊奇地回头看了他一眼,摇摇头不可置信地走掉。


他到了,停下脚步,站到教堂的围栏边上。影子般的人群从他面前涌过。


不是这个,也不是这个。


也不是这个。


“人”渐少了。


他叹了口气,低头要从台阶上跳下。面前忽地闪过一片白,他一个趔趄,身后翅膀便猛地张了开来,显然不属于人类的薄膜在月光下颤抖,他是吸血鬼。


是那人,他等的那人来了。工整的一袭白礼服,头上却狼狈地披着块破布,皮肤煞白,眼睛模糊地闪着光。他顿了顿整理了一下自己以掩饰刚才的尴尬,拦住白色的影子。


“我来接你了。”他说。


白色的影子用他不清晰的瞳孔望着。


他直接拉了影子转身向回。亡者各自进了屋子,只剩些无处可去的还在街上游荡。他们回到他的房子里,屋里闪烁着橙色的烛光。影子四下张望着,他摘下礼帽放好,用下巴向一旁指了指,去那里看看。


那“人”便懂了,一步步迈向地下室。他跟下去。亡灵望着地面上浅褐色的一摊印记一言不发。


“想起来吧,弗朗西斯。“


影子的瞳孔便燃起了光。


“我死在这里。”

这两天一直失眠,十二点半躺下了舍不得睡,看手机到快一点,觉得该睡了脑子里却会冒出来很多事。


昨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很久没有和爷爷奶奶聊天了,但是因为时差又不好当时给他们发消息。脑子里浮现了姑姑那句话,我翻来覆去,再也安心不了。我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,但是我希望能再远一点,再远一点。脑子里声音太吵了,一直不受控制在说。实在忍受不了就拿起手机翻看,就又更晚了,再放回去,再翻来覆去。为什么没有困意呢,明明现在的生活更加充实,是因为太充实了所以大脑还在兴奋吗?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我离那些亲爱的人们越来越远,也离未知的未来越来越近。

是看完 @Nora熵 老师的《Come with me》后摸的,水中的弗朗西斯。私自艾特打扰了!🙏

真的喜欢这篇文章,正好和自己心境相似……自作主张地看完后打算抄写一遍,已经完成了一半,然后这幅画也就出现了

今天看到的美丽小姐姐们✨单从天天在这边看美人来说也是过得很幸福了

去了在湖区彼得兔的家!让眉兔cos一下我滴本杰明

昨天


刺伤的SHIIKI 冬。每次读着就会流泪,明明只是懵懂,却还是会被触动,就会想画图,每每下笔就是穿着那身大衣站在街边的英吉利,在寒冬吐出雾气。


这次配上Retrouvailles,我掩面痛哭

英先生。上色时不小心蹭了一下

有加lof滤镜